奉节网 诗城文苑 小说

幸运五张

2020-04-16 11:37

文/赵呈荣 

这几天,老孙头烦躁得很。扶贫搬迁户旧宅腾退工作一天紧似一天,一想到墙上那个“拆”字,他的心里就难受极了。

房子是老孙头祖父盖的,已经住了三代人。家里的每一处发生过什么故事,老孙头都记得一清二楚。尤其是那些簸箕、筛子、风车、板柜等家具物件,就如同老孙头手心里的宝贝,一件也舍不得分开。

如今,房屋陈旧破烂、苔痕满地,但老孙头舍不得拆掉。更为重要的是老孙头舍不得家里那些机器,曾经方圆几十里的乡亲们都在他这里加工粮食。虽然,贫困户都搬到社区住了,米面加工越来越没生意,可每年仍能挣几千元。如果房屋拆除了,没了收入,该如何生存?一想到这里,老孙头一连好几个晚上都彻夜难眠。

第二天,村干部、帮扶人员上门给老孙头做思想工作,让他尽快腾退房屋。老孙头说:“可以拆除,到时候我的命没了,你们可要负责!”村主任赶紧解释:“我们有专业的拆除人员,现场还有人员看管,拆除时只要您不到房子里面,不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“不是那个意思,我是说老房堂屋后墙有一尊佛,我小时得了一场大病,四肢无力,拜了这佛,病就好了。这几十年,我的身体健健康康,这尊佛不能碰不能动,就连神像下面的柜子都不能动,一动我的命就没了。”老孙头说得神乎其神。

“您说的那根本不成立。”村干部耐心地给老孙头说,“老房子腾退拆除后,国家给每人补助1万元,您家4口人就有4万元的补助。”可是,无论怎样给老孙头说理讲情,他就是不腾退。

这个时候,一位村民扛着一袋小麦向老孙头家走来。老孙头看到后赶快迎了上去:“莽娃子,你打面啊?”那人说:“是的。”老孙头麻利地帮莽娃子取下粮食,开动打面机磨面,忙得不亦乐乎,脸上洋溢着笑容。

大家看出了问题的症结。等老孙头忙完事后,镇扶贫办主任把他叫到一边问:“你一年加工好多粮食?能挣好多钱?”老孙头说:“能打1万多斤米面,挣5000多元。”主任说:“随着易地扶贫搬迁进程的加快,这加工粮食的营生不久就会淘汰。您看这样行不行,您居住的社区有个面粉加工厂,我们帮您在那里找一份工作,一年少说也能挣3万元。如果想继续加工粮食,可以在人口更为集中的社区附近开一家店,那里人多,生意会更好。”

听完,老孙头特别高兴:“行啊,那当然行!你们为我考虑得这么周到,我明天就腾房。”

编辑:马江望

返回顶部